奇跡!往生後的寶寶又回來成為了我的孩子……

奇跡!往生後的寶寶又回來成為了我的孩子……2018年3月,我懷孕了,因為是計劃中要寶寶,正趕上手頭項目的收尾階段,於是便請假在家安心養胎。
 
還記得有個夜晚突然失眠了,壹夜展轉反側,清晨鬧鐘響起,推了推還在熟睡的愛人之後,我又接著睡了。
 
 
緊接著,我竟做了壹個奇怪的夢:
 
我夢見自己很急切的左右環顧,像是在找孩子,找了半天在壹個桌子旁邊看到了壹個小男孩。
 
夢中我意識到這就是我的孩子,於是我壹把把他抱在懷裏。
 
小小的人兒滿臉淚痕,臉色黑黑的,他哭著跟我說:“媽媽我不想走。”
 
我看著他,壹邊心碎的不能自已,壹邊疑惑著“他要去哪裏?”
 
這個夢好像已經被設定好了情節壹樣,我無法更改,只能安慰他:“妳是乖寶寶,聽話。”
 
剛壹說完,壹個同樣黑色面容的短發老太太過來,把他接了過去,抱在了懷裏。
 
夢到這裏我就驚醒了,當我睜開眼,發現太陽光已經照進房間,然而剛才的夢卻清晰的在我的腦海裏循環。我心裏莫名感到不安,總覺得這個夢境很不好,好像在跟我提醒著什麽。
 
民間都說做了不好的夢,說出來便會打破,於是我趕緊將正在衛生間洗漱的愛人喊出來,把夢境跟他講了壹遍,愛人安慰我壹定是昨夜沒有休息好,別多想。
 
02
 
就這樣,我渾渾噩噩的過了壹上午,結果到了中午的時候突然見紅了。我立刻想起早上那個可怕的夢,熬到我去產檢那家醫院的上班時間,我第壹時間就去掛了急診。
 
大夫加急做了B超,仔細確認了胎心跟宮頸管長度,告訴我說寶寶壹切都好,讓我放寬心。但因為有見紅跟輕度宮縮,大夫還是給開了藥,叮囑我多註意多休息。
 
回到家裏,我按照大夫的醫囑,壹直躺著沒動。
 
直到晚上我起來上廁所,回來坐上床的壹剎那,肚子裏突然發出“噗”的壹聲,就像什麽破了壹樣。聲音雖然很輕,但我還是清楚地聽到了。
 
緊接著,身體裏突然壹股暖流,我意識到是羊膜囊破了。
 
帶著絕望的心情,我連夜去了醫院,經過兩天的宮縮和陣痛,生下了剛剛16周的胎兒。
 
沒想到那個夢這麽快就應驗了,也許是我的寶寶專程來跟我告別吧。
 
那個時候我已經開始學佛,懂得業力現前不可逆轉的道理,然而當事情真的落在自己身上,還是會感覺很絕望。
 
但是正因為這個有著預示意義的夢境,讓我堅信這個孩子與我緣分深厚,為了與他再續前緣。
 
出院後,我轉自請了出家師父做法事超度孩子,又在寺院立了往生牌位,平時自己壹邊讀經回向給他,壹邊調養身體,準備再向菩薩把寶寶求回來。
 
03
 
2019年,經過小半年的調養,我感覺身體和心理狀態都恢復的不錯,於是把備孕提上了日程。
 
那段時間裏,大大小小的善事我參與了不少,空閑了便讀《觀世音菩薩普門品》,然後向菩薩祈禱,希望我流產的寶寶再次回來,做我的孩子,以便彌補他。
 
到了3月份,生活的節奏突然加快了許多,每天在單位忙的焦頭爛額,奶奶又病重,各種事情壹起向我湧來,結果我就將備孕的事情拋之腦後。
 
然而過了不久,壹天晚上我又再次做了壹個奇怪的夢,夢見我站在橋頭,似乎在等待什麽。
 
突然拐角處走出來壹個小孩,看見他的剎那,我便明白這就是我上次夢見的孩子,然而這壹次他的形象變了,皮膚不再是黑黢黢的,而是白白。
 
孩子在看到我的壹煞那,開心的喊著媽媽便撲進了我的懷抱,我抱著他問:“這次妳還走嘛?”
 
說完這話,我才發現上次抱走他的老太太也在,老太太嗡聲嗡氣的說了壹句話,但是我沒有聽清。
 
第二天壹早醒來,細細品著這個夢,感覺這是寶寶來了,壹定是菩薩特來夢中示現。
 
到現在我還清楚的記得那天的情景,當天正好是愛人生日,我去藥店買來試紙,壹測,非常清晰的兩道杠。正好做為生日禮物告訴了愛人,壹家人開開心心的準備迎接小生命的到來。
 
這壹次,寶寶真的回來了。
 
如今,當我寫下這篇文章的時候,他就在我身旁睡的正香。當他還在我肚子裏的時候,我每天讀兩部地藏經或普門品回向給他,這個娃娃長的就跟我在夢中見到的壹樣,白白凈凈,見人就笑,真真正正是安樂易養。
 
為了報答佛菩薩的恩德,同時我也將踐行跟菩薩的許諾,好好撫養他,給他好的教育,將他培養成壹個積極向上,樂善好施的佛弟子,報效國家,造福人民。
 
這就是我向菩薩求子發願的經歷,願每壹個懷孕不易的準媽媽都能如願生下健康的寶寶,如果遇到困難,試著多求求觀音菩薩,正所謂:佛氏門中,有求必應。祝福每壹個想做母親的媽媽都能開心滿願。

您可能還會對下面的文章感興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