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有命中註定?想不到觸發她命中劫數的,竟是……

我從前也是不信這類東西的,可是因為經歷過一些事情,我開始不能不信了。
 
說一些親身經歷的事。我有一個從小到大都玩得很好的幹妹妹,她比我小四歲。我們倆感情很好,偶而吵吵,但最後都是重歸於好。
 
在前三年,她在北京讀書時不幸因病逝世,那年的她才剛滿20歲。
 
 
直到現在,我想到她,我都會不禁流淚。怎麽一個好好的妹妹,就這樣突然離開了我們?
 
在她入葬後的兩三個星期後,我和哥哥親自去看望她。她的父母將她葬在一個山青水秀的地方,但因那裏常年人煙稀少,走到新墓前,我仍感覺到那裏的陰靜,那種感覺實在不好受。
 
去之前,曾有人對我們說,如果身體不好,最好不要去,因為她是一個年輕女孩子,陰氣可能較重,去會對我們不好。
 
當時我比較擔心的是我哥,因為他身體較弱,而自己身體還好。
 
看到新墳,在場的所有人都已經痛哭流涕了!我在心裏對著妹妹說了很多話,後來到時間走時,我不住回頭看看了妹妹長眠的地方。
 
突然感覺到這裏的空曠陰靜讓人不寒而栗。我不敢再看第二眼,急急地隨人走出了山谷。
 
從那次回家以後,我便開始做夢,幾乎每晚都會夢見妹妹來找我玩。
 
開始的她打份很幹凈,在夢裏的我沒沒記得她已經死了,我們玩得很開心,但是她就是不說話。
 
後來慢慢地,她開始打扮得強差人意了,還開始對我鬧別扭。
 
在夢裏,我也開始知道她不再是人,但她仍跟著我,說要和我回家。
 
我害怕了,把事情告訴了媽媽,媽媽讓我在枕頭下放把剪刀,可仍然會夢見她。
 
到最後我已經不敢關燈睡覺,因為那樣就會又夢到她,而且每逢鬼節,清明節,必夢見她。
 
有一次,她帶了一個年輕的男朋友來見我,說是她的男朋友,那個夢裏的她,似乎和善了許多,心情也變得很好。
 
後來,我實在太害怕了,那時候,我的精神狀態很差。我開始有點相信這些東西了。
 
但又不知道怎麽辦才好,直到我又做了一個夢。
 
那個夢裏,她仍然要跟著我回家。我說你要聽話,不然下次不再跟你玩了。
 
她於是生氣了,說偏要和我回家——在她生前,她已經把我家當做她家了。這時的我,真的害怕極了。
 
這時候,走來一位老太太,她對我說,你不用害怕,你只要買塊玉帶上,她就不會跟著你了。
 
後來夢醒後,我便馬上打電話讓我姑姑從她朋友的店裏幫我買了塊玉。從那以後,我幾乎都不再夢見她了。
 
我和妹妹生前有一段時間經常玩筆仙,在這奉勸大家最好不要玩這類東西。
 
遊戲是請靈魂出來,可以向他們問各種問題,但前提是,身體弱多病的人就不能玩,因為他們會附身。
 
當時的說法我也就當作是耳邊風,可後來我發現這些東西真的很不可思議。
 
比如晚上家裏沒鬧鐘,我卻總聽到秒針的擺動聲,其他人卻沒有聽到。那段時間嚇得我毛都豎起來了。
 
後來家裏來了表弟,住在我屋裏兩天,對屋裏說了句話,你們走吧,不要在這了。
 
當時他也不信這些東西,可能只是想安慰我,隨便說的一句話。想不到,從那以後,我就再也沒有聽到這種聲音了!從那以後,我再也不敢玩這種遊戲了!
 
後來過了一年,妹妹到北京讀書後就發生了慘劇。
 
再後來,我竟然聽到關於這樣的說法:玩筆仙會折壽!
 
天!妹妹的死,難道與這個有一定的關聯?
 
因為她是因為普通的發燒,打錯針而致死的。而且她打針前已經做過皮試,是不過敏的。
 
再後來,一個表妹又告訴我一件事:妹妹生前愛美,因為鼻子不夠高挺,她背著所有的親人和朋友一個人悄悄去醫院做了整容手術。
 
因為給她動手術的醫生認識我表妹,於是向她透露了這個消息。而我把這件事又與妹妹生前向我說的一些話結合起來,我簡直不能接受!
 
妹妹的母親會看面相,她說妹妹的五官正是和諧,如果鼻子過高,會傷了她的命。
 
而妹妹的母親又請一高人幫妹妹算過命,高人說妹妹一生有兩次大劫,一次是在三歲,一次是在二十歲。
 
如果這兩次都避過災難,她的一生有享不盡的榮華富貴。可惜,妹妹最終還是在二十歲那年走了。
 
我再說一個事。
 
在妹妹沒有逝世的前一年,我去了廈門的普陀寺。當時我進入了一座側廟燒香跪拜,當時廟裏有四五個香客。
 
正當我起身離去時,一位僧人走到我跟前,用手在我的五官處都做了點化。我當時像是被人施了法,動不得,很虔誠地讓他點化,過程也就五六秒。
 
他做完以後,就對我說了句阿彌陀佛。
 
直到現在,我仍不知道他為什麽要這麽做。

您可能還會對下面的文章感興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