業障重的人真的很難救:多個征兆預示他就要死

年底我同事結婚,到他家吃喜酒時,他請我順便給他表姐家看看風水。頭壹年他表姐房子擴建,剛完工滿壹個月,表姐父親壹夜之間沒了,她擔心這房子是不是風水有什麽問題。
 
到了他們家,壹看房子結構,嚇了壹跳,這是我所見到過的最典型的不斷抽人丁的格局。從房子的象上看,這位表姐夫很快就要死於非命了。
 
 
我當時比較委婉地跟他們說,讓這位表姐夫要特別註意安全了,2011年農歷2月可能會出事,當年躲過的話,2012年問題會更大,並指出這房子結構的幾處不合理之處。
 
那同事的表姐夫卻不信風水,在我去之前不久,他們專程去昆明請過壹位風水大師過來看過,與我看的結果完全不壹樣,也沒說他有什麽事。各是各的壹套,因此這樣壹來他更是不信了,當場就說我胡說八道,並說不用看了。
 
後來聽同事講,他對我已經算是客氣了,上次那看風水的人,說的沒稱他的心,直接被他罵走的。
 
那同事表姐倒是信,問我解決的方法。我給她提供了壹些風水方面的改動建議。同時告訴她不能單指望這些,而是要趕緊多念《地藏經》,大量放生。
 
在我講這些解決方法的時候,那表姐夫兩次過來打斷我,讓我閉嘴,態度很粗暴。他即將面臨生死之災,這事我沒見到也就罷了,既然見到了,總不能跟他鬥氣,眼睜睜地看著他出事吧?
 
所以我並未在意他的態度,回到昆明後,我告訴同事他表姐夫很快要出大事了,讓轉告他表姐,讓他們趕緊念經與放生。
 
不久我離開昆明,沒有了他們的消息。但偶爾想起來,還是隱隱地為他們擔憂,很怕某壹天有不幸的消息傳過來。
 
之所以如此肯定:
 
壹、是他們家房子新修了壹個很長且尖銳的房角,與村子裏的主路對沖著。路是萬人走的,這種結構就是與萬人為敵了,傷人者必自傷。
 
二、是房子陽氣受重創,必死男人。
 
三、是這表姐夫面相不吉,壹看就不是壽相。
 
四、是他這麽沖的個性,我壹番好意過去幫他,他都能這麽傷人,可以想見他平時的為人。人要是特別沖,往往是出大事的前兆。
 
五、是他老婆壹雙流淚眼,老是讓人感覺淚光不幹的樣子,這種面相多預示著老公的不吉。
 
上個月,與同事通電話時,他問我還記得他表姐夫嗎?我壹聽心裏就沈了壹下,等著他說下去。他說他表姐夫三天前出車禍去世了。
 
出事那天,他表姐夫與朋友開車去外地。他朋友開的車,路上剎車失靈。後來好不容易將車子停下來了,停的位置很不好。車上沒帶交通警示路牌,他到馬路對面去撿壹根廢棄的樹梢,準備放在車後面做路障。
 
就在他拉著樹梢過馬路時,被後面過來的車撞飛,人當場就沒命了。
 
過來處理的交警說,就在他出事的同壹個地點,這幾個月出了近十次交通事故,邪門得很。但為什麽這麽邪門的事,單單讓他碰上?
 
我後來分析,如果是他壹個人開車,應當剎車失靈就出事的。因為他朋友命不該絕,所以換了個方式,讓他朋友逃過了劫難。
 
壹些事故,看似偶然,實則必然,處處環環相扣,哪有壹件事是錯的呢?
 
出這事之前,他去年年初生了壹場重病,動了壹次手術,這才想起我的話,稍有點動搖了。但想想還是當巧合,沒往心裏去,自然也沒采取任何措施。房子沒動過,更談不上念經與放生了。
 
現在出了這事,那表姐後悔得不得了,壹直在念叨沒能把風水改了。我讓同事建議她念《地藏經》超度壹下。同事轉告她之後,她隨口“哦”了壹聲,說她這陣子很忙,後面再也不提起了。
 
聞即生信,要有宿世的慧根。能坐下來念壹卷經,不知要積累下多少輩的福德因緣才行的。
 
這件事從頭分析過來,所有的象同時指向他出這場事。如果細分析下去,肯定還可以找出N種象指向同壹個結果。
 
比如他的八字、他妻子、兒女、父母的八字都會有他今年出事的顯示。如果用卦象、測字、燒雞蛋、民間的看香、古代的燒龜甲等也會測出同壹種結果。
 
與人相關的壹切都只是自身福報與業障的顯現而已,房子只是壹個象,應人而現的。正如“壹葉落而知天下秋”,把這片葉子綁在樹上,秋天就不來了?
 
這壹切預測方法,只是測量工具。改變測量工具,改變不了結果。只有壹包大米,用再多的方法去稱,都會是同壹個重量。
 
想通過調整風水來改命,如同稱米時換秤砣壹樣,怎麽可能把秤砣換壹下,大米就變多了呢?想收獲多壹點,不是靠換秤砣,而是需要播種與耕種的。
 
這次聽到他出事的事,讓我久久不能釋然。明明看到他要出事了,明明有可行的辦法能幫到他,卻只能眼睜睜看著他沈沒下去。
 
這只能用業障來解釋吧。業障重的人,只會壹條黑路走到底,怎麽都拉不回來的。

您可能還會對下面的文章感興趣: